路径:洪铺革里新闻网>国际 >意大利新政府“宿敌结盟”藏隐忧

意大利新政府“宿敌结盟”藏隐忧

  • 2019-11-08 08:47:13|

至于意大利未来的政治局势,或者正如前总理伦齐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所说,“一切皆有可能”

八月份意大利的政治变化,比如坐过山车。8月初,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联合党领导人萨尔维涅在参议院提出了对孔德政府不信任的动议。然后参议院考虑了不信任动议。孔德首相辞职了。在成功组建内阁88天后,刚刚运作了14个月的五星运动党和联合党的联合政府垮台了。

后来,意大利总统再次授权科特组建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联合的新政府。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之间的成功联盟和新联合政府的成立超出了外界的普遍期望。媒体称这个老政治敌人成功组建执政联盟是“不寻常的”。然而,许多民意测验的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意大利受访者对新政府“保留负面评论”。

扭曲巴基斯坦的新联盟

无论如何,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个联盟可以解决政府倒台和两党提前选举带来的不利局面。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com”欧洲版报道,截至9月4日,联盟党的支持率最高,达到33%。民主党23%;五星运动党占20%;意大利执政党和意大利兄弟会党的支持率为7%。

这意味着如果选举提前举行,联合党几乎毫无疑问会获胜。意大利下一次议会选举很可能会产生一个由极右翼主导的民粹主义联合政府。这可能是欧盟六个创始成员国中的第一个。

“反萨尔维涅”成为民主党与五星运动党合作的基点。前民主党领导人伦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该党愿意搁置分歧。与五星运动党结盟的关键因素是,两党都反对联盟领导人萨尔维涅。民主党认为萨尔维涅推行的移民政策及其与欧盟的不良关系正在损害意大利的国内团结和意大利在欧盟的信誉。

对于五星运动党来说,该党已经受够了联合党在组建内阁、与欧洲的关系以及意大利-法国高铁项目方面的“反复无常”。萨尔维涅在参议院对科特的不信任动议彻底破坏了两党合作。关于五星运动与民主党的联盟,萨尔维涅认为这种“拉仇恨”的做法不利于意大利政治环境的健康发展。

民主党和五星运动党之间的合作仍在加强。从政党的范围来看,五星运动党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左翼政党。其政治计划包括左翼主张,如倡导基本收入保障、保护环境和增加社会保障福利,以及右翼立场,如反移民和减税。

事实上,五星运动党依靠这种“大杂烩”式的政治理念,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中左翼和中右翼党员,并将一些已经从政治生活漂泊到投票站的意大利人拉回来,特别是在南部地区。然而,这些地区大多传统上偏向中左翼民主党。

在2018年的大选中,五星运动党依靠南方的“票仓”以近10个百分点的优势战胜了民主党。从某种意义上说,五星运动党的崛起削弱了民主党的力量,加剧了党的内部两极分化。

虽然成立才10年,但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却积怨甚深。以2016年宪法修正案公投为例。在发起“反对派”的阵营中,五星运动党将修宪公投转变为“反伦齐”运动,加剧了民主党内部分裂和选民流失。

在同年举行的地方选举中,五星运动党“赢得”了长期被民主党占领的罗马和都灵两座城市,给民主党带来了重大损失。在国内政策方面,民主党反对五星运动党提出的贫困家庭收入保障计划。在与欧洲的关系上,两党也有不同的政治观点:民主党支持欧洲,五星运动党怀疑欧洲。

新政府面临巨大压力。

无可争辩的事实是,意大利中间政党的力量正在下降,而极右翼政党和反建制五星运动政党的力量正在上升。20世纪90年代,由北方联盟(联盟党的前身)主导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意大利政坛掀起了“浪潮”,并作为一个小党派多次进入贝卢斯科尼领导的联合政府。

如今,以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为代表的民粹主义在该国死灰复燃。2018年的选举创下了二战以来中间派政党,尤其是中左翼民主党的最差选举记录。在传统的“红区”,即艾米利亚-罗曼尼、托斯卡纳、翁布里亚、马尔凯等地区,民主党和自由平等党的支持率并不令人满意。在某些领域,民主党自1970年以来不间断的执政记录也被极右党派和五星运动党打破。

在当前形势下,新政府面临多重挑战。

首先,新政府需要在10月份完成国家2020年预算计划的制定,并获得意大利议会和欧盟委员会两院的批准。意大利预算计划的主要问题是如何筹集避免增值税增加所需的财政资金。

现行法律规定,在没有任何干预措施的情况下,意大利的增值税将从明年1月起大幅上调至最高25.2%。五星运动联合政府此前承诺明年不提高增值税。然而,政府已经倒台,新政府需要筹集资金,以避免明年增值税可能增加的危机。

过去几年,意大利政府采取了“财政拨款”来避免增值税的增加。根据预算法,意大利明年将需要增加约230.7亿欧元的增值税总收入。这意味着政府需要拨款230.7亿欧元,以避免明年增值税增加导致的价格上涨。

其次,联合党“打破游戏”的能力仍然很强。自从加入五星运动党内阁14个月以来,联盟党的声望迅速上升。在将于2019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联盟党已成为意大利最大的政党和欧洲议会的主要政党之一。

在国内,与一年前相比,两党之间的形势发生了逆转。依靠高支持率,联合党试图拖垮五星运动党和新民主主义政府,以提前举行选举。相比之下,五星运动党的支持率从一年前的32%下降到20%。

虽然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的新联合政府在众议院拥有相对“舒适”的多数席位,但其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非常薄弱。这意味着意大利在议会两院拥有平等权力的独特体制结构将为联合党对科特迪瓦新政府发起不信任动议并将其推翻提供空间。

欧洲民粹主义的新趋势

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于9月3日发布了26点联合政策提案,将2020财年扩张性预算作为新政府的首要议程,但承诺不危及公共财政。两党强调社会公正,并承诺在明年1月引入最低工资,以避免提高增值税。他们还承诺增加教育、科学研究和社会福利方面的支出。

与此同时,两党承诺向欧盟施压,以减轻对意大利、希腊、西班牙和马耳他等“前线”国家应对移民涌入的压力。路透社报道称,意大利政治长达一个月的政治危机以更亲欧洲的政府告终,金融市场反应良好。

一些分析师认为,意大利新政府预计将致力于改善意大利与欧盟的关系,并在移民问题上采取温和立场。作为欧洲民粹主义的实验阴谋之一,意大利政府的更迭引发了新一轮关于欧洲民粹主义的讨论。

在欧盟层面,尽管民粹主义政党未能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赢得更多席位,但其发展势头依然强劲,已成为影响欧盟政治生活的重要力量之一。

与五年前相比,民粹主义政党,特别是极右翼政党,如意大利联盟、法国国家联盟、德国选择党等。他们转移了可疑的和反欧洲的立场,主要集中在反移民上。尽管民粹主义政党有不同的选举主张,但它们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也找到了共同立场,即要求将权力归还给成员国,并建立更严格的欧盟边境控制体系。

从最初的单独斗争到政党间合作机制的形成,民粹主义力量正在接近欧盟的政治权力中心。依靠这一战略,联盟党(Alliance Party)和民族联盟分别成为在欧洲议会拥有最多席位的意大利和法国最大的政党。

在成员国一级,一些民粹主义政党已经发展成为各自国家的主要政治力量,以意大利联盟党为例。另一个例子是9月初萨克森和勃兰登堡的选举,极右的德国选择党在这两个州排名第二,打击了由默克尔总理领导的联盟和社会民主党的执政联盟。

在对外贸易中,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将成为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议会影响力日益增强的直接后果之一。由于欧洲议会对贸易立法拥有否决权,民粹主义力量的崛起对欧盟对外贸易政策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欧洲议会曾在《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以及欧盟与韩国、加拿大、美国和新加坡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中扮演关键的“阻力”角色。

然而,根据欧洲选举观察(votewatch europe)的分析,欧洲议会贸易领域的整体投票平衡在未来不会有太大变化。波兰法律正义党、德国选择党和意大利五星运动党将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欧盟的自由贸易政策。

欧洲外交事务委员会(ecfr)发布的一份智库报告指出,尽管中间派政党在欧洲议会中占据多数,但未来新的欧盟国际贸易协定势必会遭到欧洲议会民粹主义势力的阻挠。

(作者:曹晖,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pk10注册送38 广东快乐十分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五百万彩票网 快乐10分

拿撒勒木匠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